這屆00后畢業生:想留在“北上廣”,但現實不答應

3 評論 6528 瀏覽 3 收藏 17 分鐘

編輯導語:畢業季又到了,許多畢業生們開始面臨人生的抉擇。那么,當夢想與現實發生沖撞時,這一批00后本科畢業生又會如何抉擇?本篇文章里,作者將幾位2000年前后出生的年輕人所做的選擇總結成文,從中,我們可以看見他們的想法。

2021年,是00后本科畢業生的求職元年,這一年,依舊有幾百萬畢業生為“闖蕩北上廣”還是“回老家”的難題而糾結。

“大學畢業是去大城市好還是回小城市好”的知乎問題,已被瀏覽700多萬次,但沒人能給畢業生一個四海皆準的標準答案。

這屆00后畢業生:想留在“北上廣”,但現實不答應

圖源 / 知乎

開菠蘿財經和4位2000年前后出生的年輕人聊了聊,發現他們從一開始,“留在大城市”的信念就非常堅定。他們借助上大學的機會,開始了第一次“背井離鄉”,不論是所學專業在大城市機會更多,還是自己那顆闖蕩江湖的雄心,都使得他們想要選擇留下。

但現實總是站在理想的對立面。

這些00后,有的人交完房租,生活壓力就開始浮現,不得不放棄雖理想但低薪的實習機會,并和父母達成三年之約,“混不出名堂就回老家”;有的人心疼父母變老,不得不回家幫忙照顧生意,現在的工作錢多事少離家近,卻一點也不甘心,年紀輕輕就嘗到了“中年男人坐在車里抽煙”的心酸;有的人連續兩次做錯決定,名校畢業,卻白天和工友在工地“搬磚”,晚上暗自后悔,既沒有城市人光鮮,也沒有老家人安穩。

選擇不同,心態不同,人生更不同。好在他們還年輕,即使現在做著不理想的工作,即使要和關系戶爭高低,他們依舊向往大城市,惦記著自己的理想,時刻準備伺機而動、繼續向前。

一、為了留在北京我延遲畢業一年,還和父母達成三年之約

樂樂 | 普通本科在讀

我的情況比較特殊,大學本來在另一個城市上課,沒想到大二升大三的時候要搬去北京校區。那時候我就開始盤算留在北京了。

我學的是戲劇影視文學專業,就業傾向于電影、電視劇、綜藝的編劇和編導方向,這些工作在老家幾乎很難找到,在北京的機會更多,而且北京還有很多互聯網公司有類似需求,比如視頻號的拍攝和腳本,教育行業也有一些編劇需求……

可從大一開始,我父母就想讓我回老家考公務員和教師。他們一直給我灌輸“女孩子一定要找穩定的工作,無憂無慮生活”的理念,我的性格也比較佛系,不會“拼命沖”,屬于走一步看一步。所以我知道一旦回到老家相對安逸的環境,我肯定不會再回來了,還不如一鼓作氣,闖一闖拼一拼試一試。

我之前認識的一個學長的情況讓我堅信了這一點,他也是相關行業,因為疫情回不了京,父母就給他安排了老家的工作,他覺得干得還行,就沒再回北京了。

雖然我還沒有畢業,但我準備把市面上能嘗試的機會都嘗試一遍,直到找到真正喜歡的方向為止。本來我今年就畢業了,為了給自己更多時間嘗試,我主動申請延畢了一年。

我現在發現自己更想做團綜策劃。我現在壓力也很大,為了實習方便,和另外兩個室友搬出來住,一個月房租得交5000多元,平攤下來每個人1600多元。一開始家里不同意,到了最后要打錢的那一刻,還是幫我交了一部分房租。

生活壓力一下就上來了,父母幫交房租我本來就很愧疚,加上實習工資很低,所以正式工作之外,閑暇時間我還得找兼職,去做優衣庫導購,每次和家里視頻都裝作過得很好。實際上每個月交完房租,工資就所剩無幾了。

如果沒有生活壓力,我一定會找自己非常喜歡的實習工作,不考慮工資,但現在即使有一些我看好的實習機會,因為工資太低,也只能拒絕。

現在唯一慶幸的是,我爸爸媽媽還年輕,我還有機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隨著他們日漸老去,我也要開始承擔長姐養家、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了。我答應父母,給我三年期限,沒有混出名堂我肯定回去。

二、打工沒出路,要么創業發財要么進體制內

丁卿 | 普通本科畢業

我現在是一名準備二戰考研的大四學生,我對未來的規劃經歷過幾個階段。

我大學學的是給排水科學與工程專業,找工作根本不用發愁,建筑行業雖然沒有十年前吃香,舒舒服服活著還是沒問題。不過剛進大學時的我,年輕氣盛,還想過輟學創業,發誓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,不然就“白活了”。

慢慢地,我認識到社會有它的規則,我立足尚且不易,更別說“成功”了。當我認識到自己未來所處的階層很難有質的跨越時,想法開始變得悲觀,想著“以后考個公務員”,回老家的小縣城里過自己的小日子,也挺好。但轉念一想,老家的資源大概率全被占了,我競爭不過那些在小縣城關系網根深蒂固的家庭的后代。

個人感覺,打工是沒出路的,要么創業發財,要么進體制內,體面地掙錢,但畢竟自己還年輕,想嘗試更多可能性,前提是先考到大城市。我通過跟那些成功的學長學姐交流,對自己的專業和考研有了更深的了解,發現自己通過學習,還有希望上升。

我考研的理想院校是復旦大學,如果能順利上岸,希望在讀研期間努力工作和學習,多發幾篇文章,爭取考上清北或國外高校的博士,然后回到高校當老師。這條通過學習上升的路,我身邊已經有人開始走了,他是一個大我兩屆的學長,現在已經成功上岸。

其實只要能上岸,后面的路就按部就班了,可能到時候我面前會有很多條出路,可能完全脫離了我現在的階層,至少應該不會再為錢發愁。

不過,我媽媽不太相信我的人生規劃,她沒說但我能感覺出來。我是獨生子女,她不想讓我離家太遠,不過我不會聽她的。

我們這個圈子的人,社會經驗比較少,活得比較理想主義,都想往更好的方向走,我認識的學長,不是已經考上研的,就是準備二戰考研的。大家的想法是,最不濟回家找個工作,也能活得很滋潤。

我很感謝我父母,他們目前身體健康,養老有保障,減輕了我的心理負擔,就算我失敗了,自己過得差點兒也無所謂,困難只是暫時的,我有勇氣繼續尋找新的可能性。

三、既沒留在大城市也沒回老家,一畢業就接受社會“毒打”

小王 | “211”本科畢業

從南方小縣城考到北京讀大學的時候,我也憧憬過大城市里的未來。但很快我就知道了,北京不是我想留,就可以留下來的,我也沒有足夠的信心,可以在北京生活下去。

我大學專業是地質工程,對口企業都是比較艱苦的建設企業或者煤炭企業,很少有人本科畢業就能留京工作,大多數同學要么考研,要么回老家的國企。

我并不是很喜歡本專業,加上專業也比較冷門,就放棄了考研,準備回老家考公務員或教師。我很小的時候,父母就離家在外工作,我算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留守兒童。這可能也影響了我的性格,我沒有多大的野心和志向,只希望能夠找一份安穩的工作,養活自己、照顧家人,簡簡單單地生活。

去年畢業季正逢疫情,老家的公務員和教師考試都推遲了,等可以考試的時候,我已經不是應屆畢業生的身份了。

我不得不面臨一個兩難選擇:既沒法留在大城市,也回不去老家。我一個學長在廣州一家施工企業當領導,當時他來學校招聘,急于找工作的我就跟著他去了廣州,在施工單位的項目工地上當管理人員。

實際情況令我大失所望,施工員、資料員、測量員、技術員、預算員,工地上大大小小的活我都干過,住在工地的集裝箱,和工友們一起吃飯。環境艱苦也就算了,工地上很多人文化水平不高,還安插著很多領導的親戚,人際關系復雜,工資也不高。

在日復一日的漫長孤獨中,我一面忍受,盡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;一面總是想到,自己當年也算班里的“學霸”,高考考上了北京的211,現在卻在這樣的環境里工作,難免沮喪。

我很羨慕那些考上研究生的同學,但現在的我,既沒有留在大城市的人光鮮亮麗,也沒有回到老家的人安穩舒服。

我覺得自己連續做了兩次錯誤的選擇。第一次是高考填志愿沒有選擇師范類專業,不然,我應該可以順利回老家當一名教師。第二次是大學畢業時,老家的國企問我要不要去,我拒絕了?;叵脒@兩次選擇,我都挺后悔的,現在,一畢業就遭到了社會的“毒打”。

但是人生沒有后悔藥可以吃,只能不回頭往前看,我現在對未來有迷茫,但更多的是期待。工作之余,我都在看書學習,準備今年下半年回老家考初中物理教師資格證,明年上半年再考二級建造師,成功之后考一級建造師?,F在甲方看我干得不錯,想把我推薦到地產公司,我已經提交簡歷了。不過這些都還只是目標,慢慢去做吧。

四、工作錢多事少離家近,我卻總惦記著“北京”

阿康 | 普通本科畢業

我從小在天津長大,離北京很近,從初中起就認定自己以后會去北京發展。即使高考后去了齊齊哈爾念大學,大學期間也一直關注著北京新媒體公司的招聘,其間還去了北京一家媒體實習。

說實話,別人問我“以后要去哪工作”的時候,我從沒猶豫過。唯一一次猶豫,是大二的時候,我有了女朋友。她不想去大城市,只想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度日,我非常喜歡她,開始認真思考:我們是一路人嗎?

思考了大概半個月,跟她聊過,跟朋友聊過,也跟父母聊過。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樣的生活,所以讓我慎重考慮;朋友則建議我回家,因為我父母是做生意的,確實需要幫忙;父母倒是沒怎么干涉,希望我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,“好兒自己闖”。最后我得出的結論是,在這些矛盾之間找到平衡,我們一起去北京,我可以幫她在北京找一份安穩的工作,我多出去打拼。

不過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。大三開始,我家親戚之間開始內訌,最后還鬧上了法庭,爺爺被氣得直接住進了醫院。那一陣子,爸媽肉眼可見地變老,家里的生意需要人打理,我沒辦法坐視不管,選擇權已經不在我的手中。

這么多年,我享受著這個家帶來的福利,現在到了我扛起責任的時候,我必須得站出來。我家有四家商鋪,一天不開張,客戶可能就跑光了。加上淘寶對實體店的沖擊,想賺錢真沒那么簡單。所以,我決定先回家幫忙打理生意。

女朋友也跟著我回了天津,考了天津的教師編制。日子現在基本安定下來了,生意越來越好,爸媽也很開心。我還另外找了一份工作,錢多事少離家近。

我成了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但只有我自己知道,這段時間是怎么過來的。雖然我才二十出頭,已經感受到了“中年男人坐在車里抽煙”的心酸,我可以把家里的生意打理好,可以把父母和女朋友照顧好,可我沒能去到喜歡的城市,沒能在眾多的北漂大軍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在我最迷茫的時候,一個朋友告訴我,“所有想嘗試的東西,都要試過了才知道,不然永遠也不會甘心”。我現在就處于不甘心的階段,雖然從天津到北京只需要30分鐘,但我大學畢業后再也沒去過,我不想只是做北京的“過客”。

我有一個發小,以前我們倆說好一起去北京或者深圳闖蕩,不過我倆都食言了。我在老家,他瞞著家里去邊疆當兵。得空他就發視頻和照片給我,天地廣闊、自然無垠,雖然很酷,但他一年都不能回來一次,他媽媽每次見到我就掉眼淚。

人生就是這樣,當夢想和現實發生沖撞,怎么選才是對的呢?

*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樂樂、阿康、小王、丁卿為化名。

 

作者:蘇琦、金玙璠、吳嬌穎、路俊迪,編輯:蘇琦,公眾號:開菠蘿財經(kaiboluocaijing)

本文由 @開菠蘿財經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 CC0 協議

給作者打賞,鼓勵TA抓緊創作!
3人打賞
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
評論
評論請登錄
  1. 我在北漂,卻羨慕著小城市的生活。各有利弊吧

    回復
    1. 想聽你的故事

      回復
    2. 情感欄目,那得收費

      回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