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聯網人打德州撲克:又菜,又愛

0 評論 5406 瀏覽 0 收藏 14 分鐘

編輯導語:德州撲克曾經是金融投資圈人士喜愛的游戲之一,近來,似乎互聯網圈也逐漸掀起了德州撲克的熱潮。那么,究竟有哪些人在打德撲?其背后原因是什么?互聯網德撲類創業可行嗎?本文作者針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探討,一起來看一下。

當代互聯網人,怎能不打德州撲克?

“杭州互聯網、投資圈打德撲的人很多,但水平都非常差?!?/p>

資深德撲玩家、德撲培訓機構“黑桃大師課”創始人張林衛告訴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,據他觀察,互聯網從業者中德撲玩家基數不小。一些互聯網從業者集中的微信群中,時常有人呼朋引伴,“有沒有德州撲克局”,相約去打德州撲克。

相比“斗地主”等輪流出牌的國內撲克玩法,德撲的游戲規則更為簡單。簡單來說,就是一副撲克牌抽掉大小王,每人各持兩張底牌,再陸續發出5張公共牌,根據排面大小比輸贏,以盡可能多贏取對方手中籌碼為目的。

德州撲克一度是金融圈、投資圈等“高端人士”喜好的游戲,近些年來,對德州撲克的追捧正在向互聯網圈傳導,愛打德撲,似乎已經成了互聯網人的另一種身份標簽,甚至是互聯網圈的“傳統文化”。

“德撲是一個很好的博弈的游戲,它所傳達的一些意義、原則和投資很像,很能體現一個人的智商水平?!睆埩中l這樣概括德撲的特質。他還告訴刺猬公社,目前報名學習德撲玩法的學員中,相當一部分是想要提升水平、進入德撲社交圈的互聯網、創投圈人士。在某種程度上,德撲已經成了互聯網人的“職場選修課”。

而在本文中,我們想要回答三個問題:

誰在打德撲?他們為什么如此熱衷?

德撲和創業投資,究竟有沒有關系?有怎樣的關系?

現在去做德撲類互聯網創業,到底靠譜嗎?

一、德撲在中國:自上而下的精英游戲

“現在打德撲的年輕人很少,特別是幾乎沒有學生在玩?!睆埩中l發現,真正喜歡玩德撲的,一般都是有一定工作經驗和職場地位的互聯網和創投圈人士。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,幾乎在德撲桌上難覓蹤跡。

德撲在中國的確是一個頗為“精英范兒”的游戲。

對中國互聯網產業影響深遠的軟銀創始人孫正義,是一個“在牌桌上幾乎次次all in”的瘋狂牌手。

創新工場創始人李開復,就是一個資深德撲愛好者。在知乎上,至今還能找到他親自下場,對關于德撲經驗和技巧的問題進行回答。

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,曾經用德撲來面試,考察候選人的策略和思維能力,以及打牌的“牌品”;刺猬公社了解到,36氪CEO馮大剛也頗為熱愛德撲,對此很有心得,有時還會和員工同打,“與民同樂”。

在這些互聯網大佬中,也不乏德撲高手。比如人人網前副總裁杜悅,是首位拿下WSOP(世界撲克系列賽)金手鏈的中國籍選手。

喜愛德撲的互聯網、創投圈人士名單里,還有馬云、陳一舟、張濤(大眾點評創始人)……

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的邏輯,在互聯網創投圈也能成立。據騰訊科技報道,一些創業者能拿到融資,與其在德撲牌桌上的優異表現直接相關;有些創業者甚至會“巧妙”地輸給投資者,借此達成一種隱蔽的利益輸送。相比國內的麻將、斗地主等方式,德撲顯然更為“高端”和“正規”。

在投資人、創業者圈子中形成了德撲氛圍之后,互聯網行業的“打工人”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。因此,德撲也就成了一種獨特的社交貨幣,繼而在互聯網精英人群中蔓延開來。

德州撲克自身的一些特質,也構成了它在互聯網圈風靡的重要因素。

比如,德撲上手較快,且允許2-10人、最多12人同時參與,比國內的麻將、斗地主等棋牌游戲能容納更多的玩家,也因此更適合成為一項“圈子運動”。

“麻將太容易串通,4個人里有2個人聯手,這個牌別人就沒法打。德撲參與人數一般較多,有2個人聯手打的問題也不太大?!睆埩中l表示,德撲因為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串通帶來的影響,相對國內棋牌玩法更加不易作弊。

而和圍棋等純技術游戲相比,德撲在技巧和運氣之間有一個平衡,使得高手和菜鳥也可以坐一桌,來來去去,短期有輸有贏,耐玩性更好。

二、德撲能教給互聯網人什么

“德州撲克可以教給你的東西比整個華爾街還多?!蓖顿Y大師彼得林奇的這句話,常常被互聯網創投圈的德撲愛好者奉為圭臬。幾乎每個打德州的人,都能就德撲對創業投資有什么啟示講出一兩句。

一款紙牌下注游戲,真的能對創業投資的方法論乃至價值觀產生影響嗎?

張林衛就在打德撲的十幾年間,總結出了多達7種和投資有關的啟示與經驗——情緒控制和非結果論、換位思考、范圍型思考、風險控制與資金管理、看淡沉沒成本、人生算法、數據化思維……很多德撲資深玩家,都會把對德撲的經驗總結,最終升華到能夠指導人生的哲學理論層次。

對于每種啟示,張林衛都進行了詳細的闡釋。比如,在風險控制上,德州撲克能教給人們“無論贏面多大,只要不是100%,都只能賭輸得起的局,不博輸不起的事”。

德州撲克的玩法中,玩家需要決策是否要一輪輪跟注,并且每次跟注的幅度都不能小于上一次,因此需要玩家培養良好的風險管理意識,在贏之前,先保證自己不會因為一次輸牌直接掉下牌桌。

再比如“看淡沉沒成本”,“打的好的人都知道,投入鍋底的錢就不是自己的了?!睆埩中l總結道。從投資的角度來看,一旦抱定了下注之后的錢不屬于自己的心態,自然對短期內的輸贏得失顧慮更少,能更加心無旁騖地投入到投資操作上來。

此類德撲引出的“投資創業方法論”,不勝枚舉?!皠撏逗艽蟪潭壬暇褪歉怕视螒?,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的刺激感、興奮感,和德撲的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?!币晃毁Y深德撲愛好者談到,“投中一個好項目和贏下一把德撲所帶來的興奮感很像?!?/p>

然而,通過打德撲“參悟”種種理論是一回事,真正把德撲的邏輯和打法引入到投資領域是另一回事。

“絕大多數來專門學習德撲的,都是為了更好地用德撲進行社交?!睆埩中l說。德撲能給互聯網人投資創業方面的啟示,也可以看做微縮版的創投練習課。但這也并不意味著,好的德撲牌手一定能在互聯網創投圈風生水起、事業長青。

三、AI終結不了德撲江湖,但賭博會

16歲考入清華、先后在搜狐、千橡、盛大擔任高層負責人,德撲高手許朝軍的前半生可謂光環滿滿。騰訊科技曾報道稱,許朝軍在自主創業時能拿到上千萬美元的融資,與他“在德州撲克牌桌上展現出的特質不無關系?!?/p>

出乎意料的是,許朝軍在2017年因為涉嫌德撲賭博,在北京被警方抓獲。從此在互聯網和德撲的江湖上,只剩此人的傳說。

一些資深德撲玩家告訴刺猬公社,有關部門已經對德撲涉賭進行了多輪“嚴打”。在政策的限制下,可能涉嫌賭博的德撲創業項目很難開展。

2018年9月,騰訊旗下德撲游戲《天天德州》下線。面對瘋狂的德撲涉賭灰產,即使是騰訊也無法憑借技術力量保證完全根除,只能停止這款熱門產品的運營。

互聯網人打德州撲克:又菜,又愛

天天德州下線

德撲AI的出現,更是在技術層面上實現了機器智能對人類的“降維打擊”。

2019年,Facebook AI和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發表一篇論文稱,他們研發出了一款名叫Pluribus的AI機器人,在德撲經典的6人局中擊敗了15名職業選手,其中還包括世界撲克錦標賽冠軍、世界撲克巡回賽冠軍等人類頂尖高手。

可以預見的是,這類AI絕不會只躺在實驗室里,應用在德撲賭博上只是時間問題?!熬€上德撲會出現很多人工智能機器人,把所有人都收割了?!睆埩中l說。賭博+作弊AI對德撲產業的侵蝕,讓線上的德撲創業項目在合規問題上舉步維艱。

這樣一來,線下的德撲創業項目也只有培訓和賽事了。但“聚眾打牌”常常會引來涉賭之嫌,且參賽門檻一般較高,客群較少,德撲培訓成了為數不多的可選項。

“我們是唯一能賺到錢的德撲培訓機構?!睆埩中l創辦的黑桃大師課更多面對興趣愛好型學員,很注重教學的互動化、個性化,為學員提供盡可能好的德撲體驗。不過即便如此,張林衛仍坦言,“哪怕是我們這樣,也一直在走下坡路,打的人還是越來越少?!?/p>

但創投圈、互聯網等高價值人群對德撲的持續關注,也讓德撲產業能夠保持其商業價值。當年騰訊的“天天德州”下架時,仍位居微信棋牌游戲下載榜第二位,其“群眾基礎”可見一斑。

在美國,德撲是一種重要的“智力撲克”,也是智力運動的一種,其頂級賽事收視率甚至能夠和NBA不相上下。隨著國內智力運動和賽事的發展,德撲的正規化也有望走上正途,但仍需時間的檢驗。

這也形成了一種頗為“詭異”的格局——德撲能夠對互聯網創投圈子給予方向和原則上的指導,也是廣受互聯網、創投圈、金融圈喜愛的智力游戲,但在其本身的產業發展上,卻難以繞開賭博的侵蝕,正處于行業低潮期。

特別提醒

游戲千萬條,守法第一條!

賭博是犯罪,親人兩行淚!

參考資料:

[1].AI對戰人類新里程碑!打6人德撲大勝世界冠軍,學習成本僅千元 作者:智東西 韋世瑋

[2].AI、創投、智力游戲,互聯網能否阻止德撲滑向賭博深淵?作者:騰訊科技 孫宏超

[3].《天天德州》終下架:面對賭博灰產,騰訊也無能為力 作者:虎嗅 我不叫塞爾達

 

作者:園長;編輯:石燦;公眾號: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

本文由 @刺猬公社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。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CC0協議

給作者打賞,鼓勵TA抓緊創作!
3人打賞
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
評論
評論請登錄
  1. 目前還沒評論,等你發揮!